第315章 你找死!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骚乱说来就来,几个穿着疍家服饰的少年人手持尖刀、鱼叉,赤着脚站在人群中乱捅乱刺,根本不把人当生命,就好像他们杀的是一条条任人刀俎的鱼那般。

  人们一哄而散,四处逃命,场面混乱不堪。

  可拍卖席上摆满了桌椅,除了有席落座的大亨们,不少上岛游玩的游客也前来观看,这拍卖会上是人满为患。

  这慌乱一起,人们慌不择路,哪里能逃得出去。你绊倒我、我绊倒你,互相牵连着都逃不掉。

  冯子墨慌乱中勉强维持着一点镇定,抓过许倩书的手腕,紧张道:快走!我们躲到阁楼上去。

  许倩书却不为所动,看着几个疍家少年为非作歹,追着人们行凶。

  就在一把鱼叉挥舞到一个小女孩的面前时,她挥开冯子墨的手,抄起一把椅子就朝行凶的疍家少年砸了过去。

  倩书!冯子墨瞪大眸子。

  这女人怎么这样!歹徒明明没有注意到她们,她却偏偏要将歹徒引过来!

  被砸的疍家少年捂着肩膀回过头来看向许倩书,似是在确定什么,眼睛眯了眯,然后扭头朝他的同伴呼喊道:是她!是她!

  几个疍家少年的注意力立马全落在了许倩书的身上。

  冯子墨想跑,但不敢的同时也有不好意思,便硬着头皮站在许倩书旁边,企图用钱消灾:伤人对你们也没有一点儿好处,我给你们钱,你们收手吧!

  但这几个少年明显不是为钱来的,一点儿迟疑都没有,直直朝着许倩书奔去。

  许倩书稳如泰山,一边往后退去,一边搬起凳椅朝那些行凶的少年砸去。等她见到阿东领着家丁、护卫也从入口处奔了过来,她才拽起冯子墨转身跑。

  护卫们都是训练有素、手底下有功夫的,那几个疍家少年郎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留他们一条性命!许倩书想知道幕后黑手是谁,连忙喊了一声。

  等少年们被尽数控制后,许倩书才走出来,面色凝重地吩咐阿东:你让人去请两个大夫,再带人去清点一下伤亡人数,安抚好大家的情绪。

  是。阿东招呼一个家丁跟他走。

  许倩书又吩咐阿辰道:你去弄些麻绳来,将这些凶手绑起来,省的他们再暴起伤人。

  阿辰刚想应声,就听见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不必了!

  循声望去,一行行整齐有序的带刀官兵跑进来,将许倩书冯子墨、疍家少年、家丁护卫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而后方青朝慢悠悠踏步而入。

  瞧见这架势,许倩书心中便了然了今日事情的因果。

  许倩书!你雇凶伤人,可否知罪!方青朝一开口就给许倩书定了罪,给人们来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

  冯子墨听了生气,站出去将许倩书护往身后,厉声指责:你胡说什么!

  方青朝阴涔涔笑了一声,冯公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自甘堕落、与犯人为伍的好。来人!给凶犯给我统统拿下!

  一声令下,官兵们就要行动。

  许倩书不慌不乱,掀起一把椅子狠狠砸在地上,将椅子砸了个稀碎,发出巨大的响声。

  她冷笑一声,直面方青朝,方大人真是耳聪目慧啊,隔着一片海都能在你郡守府瞧见我这涠洲岛上的事情,还提前带了兵上岛来。

  方青朝脸不红心不跳,继续冠冕堂皇道:本官作为北海郡的郡守,自然有义务维护这一方天地的平安。你将这么多人招上岛来,本官自然要小心提防,以防出什么乱子,害了百姓们。

  说着,他做出一副痛心疾首样,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个妖女竟然真的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指使暴徒行凶伤人。

  许倩书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嗬’一笑,方才我才夸了你耳聪目慧,可没想到你现在就瞎了眼,老年痴呆说起胡话来了。请问你是哪只眼睛看见是我指使的人?鸡眼?还是屁眼?

  你!方青朝被激得差点回嘴,不过很快就按下了怒气,表情狰狞地笑道:多说无益,来啊!将人给我拿下!

  这次不等许倩书有所反应,家丁护卫们就与官兵们对峙了起来。

  许倩书的脸变得阴寒,这座岛可是皇上赐给本夫人的,没有我的允许,方青朝你一而再再而三带兵贸然上岛,这是什么意思?是想死在这座岛上,求我给你一处坟地吗?

  拿下!

  方青朝恐生变故,急切地想要将许倩书抓走,但变故比官兵们的动作要来得快。

  你找死!一个低沉、蕴含着怒气的声音传来,声音的主人陆鸣飒微红着一双眸子带兵走进。

  他的兵又迅速地将方青朝等人围在了圈中。

  你来了!许倩书迎上去,口气一松。她终于拖到陆鸣飒来了,再迟一会儿,方青朝恐怕鱼死网破也将她抓走了。

  陆鸣飒拥她入怀,眸中的红色消去,低声自责:我来迟了。

  陆鸣飒!方青朝怒斥,上次你目无王法,到了我北海郡去砍了王捌的手,今日你还敢公然带人围我官兵?

  嗤,你一个小小郡守,竟敢问我敢不敢?今日我就告诉你,我有何不敢!既然你带着一群人来找死,那我且就满足了你!

  方青朝唯恐陆鸣飒真的一刀把他砍成了两半,连退几步,语速又急又快:许倩书指使人行凶证据确凿,你们若乖乖束手就擒,那就还有一线生机。若是公然反抗,就算你杀了我,京城那边也会派人下来彻查的!

  证据确凿个屁,你将证据拿出来我看看!许倩书以为所谓的证据是伪造的信件密函之类,所以开口诓方青朝,想等‘证据’一露脸,就直接给毁了去。

  谁料,方青朝指着那几个疍家少年,笑得一脸得意:这就是证据,他们亲口承认就是最好的罪证!

  对!没错!就是这个女人让我们杀人的!

  疍家少年们纷纷指证许倩书。

  这是计划之一,方公公对他们说,如果能杀了许倩书,那就直接动手;如果杀不了,就在郡守到之后一口咬定是许倩书指使的他们。

  方公公还对他们道,郡守是自己人,让他们不要担心,就算被抓到大牢里去,也会把他们给偷偷放出来的。

  他们正做着能全身而退的美梦,陆鸣飒一手将许倩书按入怀中,然后手起刀落,直接砍下了一个少年的头颅。

  喷涌如注的鲜血呲了其他少年一脸一身,到处都是。

  证据,这不就没有了。陆鸣飒咧嘴笑着,明明是灿烂的笑,却看起来寒气森森。

  他一手按着许倩书不让许倩书看到这骇人的画面,一手握着鲜血淋漓的刀。

  陆鸣飒!你好大的胆子!

  再一次!陆鸣飒再一次不把他方青朝放在眼中!

  你放心,你的头还能在你的脖子上挂一会儿,因为那老阉公还没被我抓回来呢。

  方青朝听到了老阉公三个字,立马瞪大了眼睛,心也开始慌起来,快!快将这两个乱臣贼子抓起来!

  官兵们被陆鸣飒刚刚那一刀给牢牢镇住,动都不敢动,低着头、垂着眼,哪里敢动手抓人。

  倒是那几个疍家少年好像回过了神来,一下子跳起,怒吼着朝陆鸣飒冲过去,你们不让我们上岸!不让我们做房子!还杀我们的人!

  陆鸣飒抬起一脚将来人狠狠踹出去,一点儿也不留情,来一个就踹一个。

  愣着干嘛?他扭头冷声对手下说,等着老子亲自动手,一个一个绑起来么!

  话音一落,士兵们赶紧动起来,将不敢反抗的官兵、剧烈反抗的方青朝和疍家少年给全部绑了起来。

  陆鸣飒护着许倩书转过身身去,这才松开了她,走吧,我们回家去。

  我想留下来安慰一下客人们。

  乖!陆鸣飒的语气不容置否,这附近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个老阉公的人,你待在这里不安全。

  闻言许倩书才乖乖和陆鸣飒离开。

  他们才回到岛主阁没多大一会儿,陆枫就来了。

  他拱手行礼,一脸愧色,属下办事不利,让方年遥那老阉公跑了。

  这狗杂碎肯定是跑回京城去了。陆鸣飒叉着腰走来走去,咬着一口银牙,早知道就一刀了解了这杂碎,不给他有苟延残喘的机会。

  他原先计划先留着这老东西的命,将其囚于那座荒岛,等什么时候用得上了,再去将其擒出来,谁曾想这老东西竟然阴差阳错遇上了疍家人。

  利用疍家人逃出荒岛不说,还蛊惑了疍家人的心!

  要不是他今天早上收到眼线传来的消息,说方青朝的府衙来了一个奇怪的垂死老人,他都不知道方年遥已经逃出来了。

  他一大早上出门,就是为了亲自去将方年遥给抓回来,不曾想在海面上见了方青朝等人正朝涠洲岛去。

  因为担心许倩书的安危,他立马就又折返了回来,派陆枫带人去捉拿方年遥。

  陆枫没能抓到人,那就说明方年遥早就想跑了,疍家人和方青朝都不过是障眼法,用来拖延他们的时间罢了。

  可怜了那几个少年和方青朝,忠心耿耿地给方年遥卖命,殊不知他们都是弃子。

  渔家记事许倩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