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怒掐阮昭仪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狂马一出,人们立马四下逃窜,抬轿的四人也是下意识就撒了手。

  轿子重重跌落在地上,没等轿子里面的人叫出声来,马儿就又一跃起前蹄,将轿子撞翻,然后换个方向扬长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阮昭仪还保持着刚刚被马撞翻在地的姿势,笑得十分开心。

  马儿跑远了,人们才回过神来。

  那四个轿夫慌了神,连滚带爬地往倒在地上的轿子跑去。

  怎么回事!一声惊呼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许倩书坐着高高的竹轿子而来,左脚脚腕上还裹着一层布。

  阮昭仪目瞪口呆,许倩书怎么会在这儿?她不是应该在那顶被马掀翻的木轿子里么?许倩书着急忙慌地从轿子上下来,扶着丁香单只脚往木轿子跳去,一边着急问:鹿蓉呢?鹿蓉在哪儿?

  一个轿夫弱弱指了指轿子,嗫喏道:在里头。

  什么!许倩书霎时瞪大了眼睛,加快脚下的速度朝轿子奔去,同时怒吼: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将她扶出来啊!

  哦哦哦……

  去找大夫来!去找大夫!

  三个轿夫去扶鹿蓉,一个狂奔着去找大夫。

  鹿蓉被扶出来时,已经脸色苍白至极,连呻吟都没有力气了,她双手捂着肚子,大腿根处源源不断流着鲜血。

  鹿蓉!鹿蓉!许倩书跪坐在鹿蓉的身旁,紧紧握着鹿蓉的手,呼喊着,你振作一点儿,振作一点儿啊!大夫马上就来了,你和孩子肯定都没事的。

  鹿蓉说不出话来,就连眼睛都好似睁不开了。

  许倩书急得眼泪都要掉了下来,红着眼质问周围人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轿子怎么会倒!

  是她!有人但许倩书会迁怒他们,赶紧指向正瘫坐在地上的阮昭仪,是她让马发狂跑出来的。

  饶是现在阮昭仪蒙着面,许倩书也一眼就认出了这面纱下的面容。

  我杀了你!许倩书咬牙切齿地站起来,愤怒之下,她的脚好像也不痛了,直直奔向阮昭仪,将阮昭仪扑倒在地,双手死死掐住阮昭仪的脖子。

  阮昭仪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挣扎了一会儿便没什么动静了。

  大夫来了,夫人!丁香喊了一声,许倩书才撒开手,重新回到鹿蓉身边。

  她抓住大夫的手,半是祈求半是威胁,你一定要尽力,治好她!大人小孩儿都要保!

  阮昭仪重新呼吸到了空气,没死过去,但是也没醒过来,停留在昏昏沉沉的状态。

  路上躺着同样奄奄一息的铁婆子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她想爬到许倩书面前去,跟许倩书说一声她是想来报信的,这样许倩书便可能还能记得一点儿她的‘恩’。

  可是她动不了,尝试喊了几声也喊不出多大的声音来,别说许倩书了,旁边看热闹的群众都没有看她一眼的,

  夫人,老夫无能为力啊!经过一番诊察,那大夫胆战心惊,您还是去请神医凤微阑吧,请他过来兴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可是她现在还能等么?

  这个您放心,老夫会竭尽全力保住这位夫人的性命……还有孩子!

  去!派人去请凤微阑!无论如何一定要请回来!

  下人骑了快马去请凤微阑,许倩书和大夫等人送鹿蓉回了家。

  阿东得知了鹿蓉的消息,立马跑了回去,急得满头大汗,甚至连鞋子都跑丢了一只。

  他被拦在房间门口不能进去,许倩书劝他:大夫正在里头看着呢,你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去请凤微阑来了。现在鹿蓉在里头需要安静的环境,修生养息,我们别进去打扰他。

  阿东这个大男人,眼泪吧嗒一声就落了下来,夫人,这、这是怎么回事?

  凝聚在许倩书眼眶里多时的眼泪也落下,她自责道:怪我,是因为我鹿蓉才受伤的。

  不是的!丁香着急辩解,是夫人要出门的时候,下楼梯扭伤了脚,所以要乘轿出门。结果在门口刚好碰见鹿阿嫂要出门去找大夫,说是在家里墩了一下,肚子有些不舒服。所以夫人就赶紧给那顶轿子给鹿阿嫂坐了,谁知道阮昭仪那个女疯子要报复夫人,鹿阿嫂就受牵连受伤了。

  得知是阮昭仪伤的鹿蓉,阿东立马转身要去找她拼命,那个女人在哪儿?我要去杀了她给鹿蓉报仇!

  阿东哥!丁香拉住阿东,摇摇头,那个女人已经被夫人掐晕过去,带进地牢里了,你先别去了吧,万一等会儿阿嫂要是醒了,要见你咋办?

  想想有道理,阿东停了下来。

  丁香又劝许倩书:夫人您别自责了,真的不怪您,您还是先让丁香看看你的脚吧。

  许倩书的脚因为方才的强行走路,肿的更加严重了,肉眼都能看出肿的可高。

  我没事。

  夫人!丁香恼她不自爱,那…那我去拿块热毛巾来给你敷一下吧?

  许倩书不吭声,算是默认,丁香赶紧跑去拿毛巾热水。

  夫人……阿东见她愁眉未展,也想开头劝几句,可奈何嘴笨,憋了老半天才憋出两句话来,这也是阿容的命,怪不得您。

  许倩书没什么反应,一直等凤微阑到了,她的眼睛才微微有了些光芒。她不敢耽误时间,只能跟着凤微阑一边走,一边祈求:凤微阑!你一定要救好她们娘俩啊!一定!

  哼,我倒是被你当成妇科圣手了。

  他说完走进了房间,开始把脉、施针,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拖沓。叫人看着心中的慌乱不禁少了一些。

  待忙活了整整半个时辰后,凤微阑才从床边的凳子上站起来,去一边书桌上写药方。

  先前给鹿蓉看的那个大夫凑过去看,估计是想偷方,结果凤微阑不动笔了,还斜睨了他一眼,他赶紧讪讪离开。

  其实他是不怕自己的药方子泄露出去的,只是不喜欢这么被人明晃晃地盯着瞧。

  药方写完给下人拿去拿药,他开口叮嘱许倩书和阿东:患者胎象不稳,若想保胎,就让她一直躺在床上养胎,最好是一步都不要下床。

  说完他想了想,又补充:我也不能保证孩子能不能活下来,若是能再坚持两个多月,孩子生下来存活的几率会高一些。若是真保不住了,我也没有办法。

  阿东点头如捣蒜,好好好,我一定不让她下床,让她好好躺在床上保胎。

  许倩书也赶紧道:阿东往后你就别去当值了,留在家照顾鹿蓉,我再选两个手脚麻利的姑娘来,帮着你一起伺候鹿蓉。

  谢谢夫人!

  不用~躺在床上的鹿蓉突然发出微弱的声音,让阿东饭点的时候回来就行了……

  你别说了,好好休息吧。许倩书心疼地给她掖了掖被子。

  不…不要告诉鹿离……我不想……

  不想他担心是不是?阿东接过话,弯腰伸手帮忙将鹿蓉的头发憋到耳后,又摸了摸她的小脸,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

  就在大家都在关心鹿蓉的时候,一边擦拭银针的凤微阑忽然道:许倩书,你果真什么都肯答应我?

  ?许倩书一脸不解。

  凤微阑见状轻笑一声,看来是你的下人为了请我来,骗了我啊。

  想来是下人为了请凤微阑出诊,给出了许倩书什么都肯答应他的条件了。

  许倩书想了想凤微阑的为人,觉得此人应当不会干出什么坏事,所以点头,对,我什么都肯答应你。但是下人估计没说清楚,我虽是应允了你一个要求,但是你这个要求不能违背法纪、伦理道德。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你想要什么,或者想干什么,你说吧。

  不知道,暂且欠着吧,等我想好了再来找你。凤微阑将银针插回收纳袋中,背起药箱准备离开。

  阿东留他,神医!你能不能留下住几日,等阿蓉的身子好些了再走?您住得太远了,若是出了什么事,去找您不方便。

  凤微阑微微错开身,走出去,会出现问题的,我不会走,我要是走了,就说明不会出现问题。

  好,那神医您慢走吧。

  送走凤微阑,阿东坐在床边上陪着鹿蓉,许倩书很有自知之明,将空间留给了夫妻两个。

  她径直去了地牢,见到该死的阮昭仪躺在草墩上,一动不动,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睡着了。

  来人,把她给我抬出来。她沉声下令。

  阮昭仪还是那副睡不醒的模样,几个人去将她抬出来搁到了走廊里,她也是不动。

  许倩书心想八成是她方才一生怒,给掐得脑子坏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永远的死去吧。她给阮昭仪定了刑,而后又觉得单是死实在太便宜阮昭仪了,便又对狱卒下令:你们平日里都会写什么刑罚,给她都来一套,死不死的无所谓。

  至于那个婆子……她又看向另外一个监牢里的铁婆子。

  渔家记事许倩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