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情报传递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咳咳。”巴克兰清了好几声嗓子发现没人理他,改用勺子使劲敲了敲餐盘,“我有话说。”

  “什么?”高山堡领主正吃得满嘴油光,含糊不清地问道。

  “李察,我强烈建议你也去趟科伦。”

  下午收拢俘虏时,巴克兰做了件一群莽汉基本不可能有心去做的事仔细向俘虏们询问了他们的来路、目的和背景。

  关于这伙来敌,当初兔头人菲迪皮茨偶然偷听来不少情报,但偷听当然不可能面面俱到,很零散破碎不成体系。而巴克兰的询问发生在战后,品尝过失败滋味的俘虏们倒豆子一样把全部所知都说了出来。

  至此,先前缺失的情报版图才得以完整补全。

  这些东西他早就全部写在陈条上递给领主大人过,不过从反应来看,当时答应认真阅读十有八九是在敷衍了事。

  说实话,巴克兰这辈子还是头一回见到高山堡这么奇怪的地方他们的勇武善战和粗枝大叶交相辉映,仿佛一对不离不弃的天生对偶。

  比如说,以绝对劣势兵力打赢一场本应艰难的战斗后,居然没几个人想到要去审讯战俘,反而开始互相玩摔跤玩到鼻青脸肿。

  这里头任意一桩放在别的地方都是不可想象,但对于高山堡不但不突兀反而显得很自然。

  “为啥?”领主大人抬起头看着巴克兰。

  开拓领主平时无事最好不要撤回科伦,算是不成文的规矩之一,博物学者不可能连这都不知道。

  “因为这次面对的敌人不是荒野土著,是正经斯图亚特守备军团,而我们庞贝近几年和斯图亚特关系非常紧张。”巴克兰把非常两个字咬得很重。

  “所以李察,你应该把受到斯图亚特侵扰的事原原本本上报给贵族苑。”

  “应该算不上斯图亚特侵扰吧?”领主大人想法很朴素,他感觉老白虎的说法未免有几分上纲上线,明显的个人行为上升到国家。

  斯图亚特作为人类世界三强国之一,实力也不是盖的,光龙骑士就有好几个。高山堡和整个斯图亚特的体量比起来就像是蚂蚁和巨龙,李察这种狂人都不觉得能有半分机会。

  “究竟算还是不算不是由你说的。”巴克兰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是说上头可能拿这件事做文章?”领主大人放下叉子若有所思,“可是对咱们好像也没什么好处吧。”

  “唉。”巴克兰叹了口气,对这块愚钝的朽木耐心说道,“扯皮交给那些大人物去做,但只要能扯出点东西,作为当事人你至少能跟着有口汤喝。”

  “也是这么回事。”领主大人思忖片刻点点头,不过这也算不上急事,“过几天吧,跟安妮一起好了。”

  战利品的整理归类和俘虏收拢又花了四五天时间,再加上其他零散杂事,等安妮商队准备好出发已经是整整六天后。

  大部分俘虏也将会跟商队一起前往科伦,被驱赶着往一块空地上集合。与此同时,原本和他们关押在一起的小部分俘虏,却在朝反方向前进。

  即便已经一同沦为阶下囚,两伙俘虏之间仍然有着明显的隔阂。

  空地上的俘虏有些努力露出讨好谄媚的表情,也有些满脸不屑朝地上吐口浓痰,更多人则近乎麻木没有任何表示。

  他们都曾经是棕熊咆哮军团的大小军官,俘虏里相对有身份的人,李察还想留着勒索赎金,自然不会跟普通俘虏一块打包卖到科伦,正要从临时看押地转移到刚建好的正式监狱里去。

  亨德拉也在其中,双手双脚上都绑着沉重的镣铐,每一步都走得艰难。

  他的实力受到了高山堡上下普遍认可,可惜是以一种他本人绝对不愿看到的方式亨德拉受到的管制一直是俘虏中最严格的,日常清水和食物供应也只有最低限额,并且一直有专人不时在周围制造噪音,确保他无法得到充分休息。

  几天下来,整个人难免变得越来越浑浑噩噩。

  李察在旁边看热闹的时候注意到了亨德拉,曾经志得意满的军团长现在满脸胡子拉碴,一对眼袋让他看起来至少老了十岁。

  亨德拉当然也看到了李察众星环绕,比他当初还要志得意满,还要意气风发。

  两人短暂对视,不管过去如何未来怎样,现在一个是阶下囚一个是人上人。

  “我想明白了,你修炼的是圣言祷术!对不对!对不对!”亨德拉瞅准机会,突然像发狂的狮子一样挣脱押送战俘的领民,冲着领主大人激动地咆哮。

  “让他闭嘴。”领主大人随口说道。

  两个新上任的蛮子狱卒可不知道什么叫人性执法,立刻毫不客气地把亨德拉脸朝下按倒在地。熬了几天的亨德拉也不知哪来那么大力气,拼命挣扎下两个蛮子都差点按不住他。

  “圣言祷术!只有圣言祷术!才能在没有元素波动外化的同时,赋予你如此强大的力量!”亨德拉满脸的悔恨和痛苦,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败在这种超偏门老古董身上。

  “找死!”冈瑟撸了撸袖子,一把抢过狱卒手里的鞭子。

  只看他胳膊上夸张饱满的肌肉线条就知道,两鞭子下去怕是健牛也扛不住。亨德拉全盛时期用斗气说不定能抗一抗,但这几天他哪有环境冥想回复斗气。

  领主大人只用眼神就制止了冈瑟,自己走过去一脚踩在亨德拉背上,“你猜对了,的确是圣言祷术,可是没有奖励。”

  “什么阶位的圣言祷术?”背上那只脚蕴含着无法抵抗的力量,可亨德拉还是使劲向后昂起头,只为能看到对方的眼睛。

  “出了点问题,暂时还没能进阶天启。”李察看着远方一脸风轻云淡。

  敌人的不甘对他来讲,就是最好的兴奋剂,表现欲变得无比活跃。

  亨德拉的瞳孔瞬间收缩成针尖,在圣言祷术曦光、星华、月辉、日耀、天启五大阶段中,天启是最后一个阶段,代表着一个体系的终极。

  而仅次于天启的曜日圣堂,自然也是不容小觑的强者。

  起码比自己强得多。亨德拉心中一片苦涩,居然会在一块小小开拓领上遇到这种阶位的强者,简直有种宿命如此的感觉。

  “出了什么问题?”他努力从泥地里昂起头颅,看着对方的背影。夕阳给他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金边,伟岸而高大。

  “问题在于我还没进阶星华。”领主大人扭头哈哈大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

  急火攻心加上此刻所受的刺激,亨德拉一翻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