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真假李察(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那你就是冈瑟喽?”领主大人又把目光转向旁边的黑大个。

  接近两刃的身高,在庞贝人里确实算是极其高大,手里捏着根长矛站在那里威风凛凛。不过跟高地蛮人比起来,要矮差不多一头。

  他手里握着的长矛,明显是用一种叫三角叉的农具临时改成的。现在正是农忙时节,李察不禁猜测不知是哪户农人家里进了贼。两边断茬还很新鲜,就算撒了点草木灰做旧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是了。”一扬头,“冈瑟”满头碎辫很飘逸地随之舞动。他手里的长矛也动起来,花哨的枪花叫人眼花缭乱煞是好看。

  没什么屁用的花架子,像杂技多过武技。领主大人暗暗腹诽。

  围观闲汉可没有这份眼力,被“冈瑟”的神勇震惊,立刻叫酒保又给他们加了份土豆烤猪肘。

  “那你又是谁?”领主大人的目光最终落在一直很沉默的牵马人身上。他手里拿着一把造型夸张的重型弯刀十有八九也是轻铁制的样子货。

  牵马人咽下麦酒,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是赫特。”

  “不对呀。”李察大惊失色,一枚刚嗑好的葵花子从嘴里掉出来落在腿上,奇丘立刻瞅准机会捡起来吃掉,“赫特不是半人马吗?”

  喜欢看热闹是人类共同的天性,此时周围市民已经越聚越多,纷纷出言附和。

  这些人平时没少去酒馆里听吟游诗人唱诗,完事后虽然一个大子不给,也不耽误他们对最近流行爆款题材如数家珍。

  “赫特”静静看着一片喧闹,没急着解释。反倒立刻有支持者要求大伙冷静下来,既然“李察”跟“冈瑟”都如此神勇,那想来这“赫特”自然也不是一般人,不妨先听他说说。

  于是场面又安静下来,等着他自证清白。

  “酒馆里吟游诗人以讹传讹罢了,千万不要相信。”假赫特拍了拍身边老马的脖子,面色非常诚恳,“不过是本人骑术精湛犹如人马合一,远远望去比起半人马也毫不逊色,才有这传言。”

  “哦!”

  庞贝市民可不是没见识的乡巴佬,他们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

  说起事情来凡是只知道往大往空里说,一遇诘问就闪烁其词,十有八九是骗人的。而像眼前这样,虽然与主流认知不符,但却合理又不乏细节,肯定真到不能再真!

  “可我还是觉得赫特真是个半人马。”领主大人托着下巴语气笃定。

  这匹老马尾巴上的毛都秃了,四条腿瘦如麻杆,任凭通天的骑术也别想跟骑出花来。因为适合它的地方只能是磨坊,而不是战场。

  “赫特要是假的,那李察跟冈瑟岂不也是假的?”立刻有闲汉指着那个“李察”背后巨剑说道:“你看看那把剑,他要不是李察还有谁是?”

  “我啊,我是李察。”领主大人拍了拍胸膛,自我感觉非常有说服力。

  可惜掌握真理的往往是少数人,这少数人要为真理承担被嘘到被烧死之间不等的代价。

  “嘘”

  看热闹的闲汉们一哄而散,寻思这人可真能嘴硬。

  “嘿嘿。”似乎是觉得有点意思,“冈瑟”放下猪肘主动跟领主大人打了个招呼,“朋友,待会要去哪?”

  “贵族苑那边,干嘛。”领主大人翻了个白眼。对这群骗子倒谈不上恶感,甚至还觉得有点好笑,不过也肯定没什么好印象就是。

  “巧了,我们也去贵族苑。”一甩脑袋,“冈瑟”的碎辫又飘逸起来,很有南方省近年流行的后现代主义狂野范,“你怎么去?”

  “走路去。”领主大人开始不禁怀疑也许真的有第二个高山堡,他们就是来自那里。

  气场这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极难造假,对潜意识的影响有时反而比语言更大。就比如眼前这三人,绝对个顶个都是骗子行当里的翘楚人杰。

  自信!真是太自信了!自信到极具感染力,臻至骗人先骗己的至高境界,难怪可以三言两语就把酒馆里其他人糊弄过去。

  要不是李察自己才是那个真货,也绝对只能乖乖掉进坑里被蒙一把。

  “你是去买葡萄吧,听说那边有家店葡萄不赖,甜得像蜜糖。”话音刚落,“冈瑟”又抓起一块猪肘猛啃,三两口就只剩下块骨头。

  领主大人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等会商队忙完,我们跟商队一起坐车去,知道吗,那可是几百人的大车队。”“冈瑟”拇指朝自己一竖,脸上满是自豪洋溢,“赫特”也在一旁微笑着点头附应。

  “我们去贵族苑是跟里面的大人物打交道,不然的话倒是可以带你一程。”

  这个“冈瑟”明显是话痨,说完还不忘再使劲甩甩头,碎辫上绑的小石子碰在一起,节奏感鲜明。

  李察觉得他这碎辫可真带劲,寻思要不回头让冈蛮子留长头发也扎上,肯定暴帅。

  酒馆门口,李察和三个西贝货挥手作别。

  “冈瑟”嘬了嘬油津津的手指头,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朝街道尽头扬了扬下巴,“不聊了,我们车队来了,你这人挺有意思,回头来高山堡请你喝麦酒,正宗矮人酿的!”

  一辆辆载重马车正从街角转弯驶过来,和伴随的蛮子跟半人马一起,几乎要把狭窄的道路堵塞。领主大人一抬头就看到安妮正坐在头车车厢边上,抱着个账本笑得傻兮兮。

  “有缘回见。”对李察挥了挥手,“冈瑟”和两个伙伴钻进街上的人流,如同游鱼入水,很快不见踪影。

  一小时后,贵族苑门外的香榭丽大街上,浩浩荡荡的马车队驶来。

  头车里坐着个年轻武士,托腮享受着微风扑面,嘴里哼着不成体系的小调。

  他显然是整支队伍的绝对核心,身后站着两个女仆打伞遮阳,身前几个高大凶悍的武士坐姿规规矩矩,一人手里捏着一摞方方正正的厚纸片,正抓耳挠腮。

  要是有常年混迹酒馆的闲汉看到,一定能认出这叫“扑克牌”,最近在科伦特定圈子里有点流行开来的趋势。

  年轻武士忽然停下来微笑着跟三个路人打了个招呼。

  “那谁啊?”安妮抬起头满脸好奇,她刚才在算账没注意到。

  “几个以前的熟人。”李察笑呵呵地出完手里最后几张牌。

  “不用停下再打个招呼?”

  “不用。”领主大人伸了个懒腰。

  三个路人原本人手一串葡萄正嚼得起劲,忽然仿佛中了定身咒一样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手里葡萄无声中落在地上,一片紫色汁水四溅。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