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能者皆能?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对了,咱们这位陛下”李察伸手点了点自己的眉骨,那双布满灰色阴翳的眼球仍然历历在目,“是不是视力不太好。”

  “不是不太好,是近乎完全看不见。”索伦小声说道,可是紧接着就耸了耸肩,“不过这对萨格雷陛下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为什么?”领主大人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感官这东西终究是很私人的,一旦缺失用再多权势金钱都很难弥补。仆役也许可以替主人擦桌子洗地板,但绝对无法把嗅花香、听鸟语、尝珍馐也一并代劳,因为那根本没有意义。

  “陛下本人斗气修为很精深。”索伦忽然伸手把自己胸前一直佩戴的法师徽章取下,扔进内兜里,只留下另一枚官员勋章,“所以能借助斗气和精神力量感应外界,跟眼睛也差不多。”

  “厉害啊!”李察拉开马车窗帘,冲外面过路夜莺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引来一片娇笑。

  “陛下确实天赋异禀。”索伦打了个响指,窗帘又被突如其来的微风拂上,“如果我当年选择专心魔法道路,很有希望进阶中级法师,可谁叫我要掌管贵族苑呢。”

  人的精力终究有限,所谓天赋异禀也不过是在此基础上相对丰厚,永远不可能真正无穷无尽。

  如果对各国历任国王做一份统计,抛开那些只挂名不管事的不算,不难发现真正勤政的国王中绝大部分自身实力都很平平。不是因为这些人那么巧统统天资愚钝,而是因为执政本身就是对精力和时间的双重消耗。

  精力使用是个非此即彼的过程,用于施政必定会影响个人修炼,专注修炼就很难成为合格的国王。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杂,就难免不精。

  索伦只是个贵族苑苑长尚且受限于此停步不前,更何况掌管全国的萨格雷陛下,要知道他在位这三十年可是以勤政闻名的!

  但萨格雷陛下偏偏做到了,纵观整个人类历史,上一个能做到两手抓的国王还是数千年前的叛逆者尼禄。

  作为国王的同时,魔法和圣言祷术方面都造诣惊人,在那个年代如太阳般璀璨耀眼。但很可惜这不代表尼禄是超人,相反他是个疯子。

  “陛下是庞贝近百年来最贤明的君主。”索伦明显对萨格雷格外推崇,语气都变得跟平时大相径庭。

  “他在位的这三十年,庞贝国力增长是最快的。我们在这个时间点和斯图亚特开战,胜算也是最高的。”

  李察看着索伦两胳膊起了满满鸡皮痱子,他觉得一个男人用这种语气谈论另一个男人,实在够渗人的。

  所以领主大人硬生生把话题扭开了,“高山堡现在跟巨龙之爪军团在一个序列里,我用不用先去一趟混个脸熟。”

  索伦可能还准备继续罗列萨格雷陛下的丰功伟绩,被半截打断一脸不爽,但最终思忖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有必要,不如现在去吧。”

  黑底金漆的华贵马车在街道上转了个弯,向着城郊军营奔驰而去。

  李察百无聊赖地靠着车窗,看着窗两侧行道树飞速向后掠过,两侧建筑也越来越稀疏寒酸,连道路本身都从石板铺就变成碎石。

  屁股底下这辆马车本身的减震并不足以抵消碎石路的崎岖,把他整个人都晃得有点昏昏欲睡。当车轮最终停止转动,外面只剩下大片原木与巨石构成的粗犷建筑。

  “到了?”李察擦了擦口水,张嘴打了个哈欠。

  “到了。”索伦率先走出去。

  原木栅栏围出的空地里,数以百计的壮汉正排成横平竖直的整齐队列,在教官带领下练习长矛攒刺。

  科伦的秋天已经有几分凉意,本应感受不到任何炎热。但汗水已经浸透了他们的衣服,随着每一次动作而洒落。单个来看这些士兵都不算十分强壮,可每一次齐刷刷踏步出枪的时候,李察都能感受到脚下大地在微微震颤。

  更远方还有不少骑兵在一次次折返练习着协同冲锋,整齐度在外行看来已经足够使人叹为观止,但他们自己对此显然仍不太满意。

  也许是因为马车侧壁上金色的奥古斯都家徽有点分量,很快有个大胡子军官扔下正在训练的队伍跑过来。

  “几位大人,这里是巨龙之爪军团的驻地。”

  “一支光荣的军团,我们正是为此而来。”索伦拍了拍李察的后背,“高山堡男爵李察,担负着陛下的命令,此行来拜访军团长阁下。”

  “陛下的命令?”

  索伦递过去一卷羊皮纸,这是李察刚到手的委任书。大胡子直接打开扫了两眼,很快又重新卷好还给索伦。

  领主大人还有点昏昏欲睡,不然没准能发现这人读委任书的时候表情略显古怪。

  “两位大人,请跟我来。”

  大胡子当先带路,李察和索伦跟在后面,短暂徒步后大胡子在一间石屋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

  出于防御考虑军事建筑采光普遍都不怎么样,领主大人进去后眼前一暗还没来得及适应光线,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整齐而急促的脚步。

  不知多少长矛步兵冲过来团团包围了这间石屋,架起重型长枪严阵以待,还有个手持木杖身披长袍的老头慢慢走到大胡子军官身后。

  李察眨巴了两下眼睛,他发现这老头的法师徽章比索伦的还要更复杂华丽一些。

  “几位大人,请原谅我的冒犯,”大胡子挺起胸膛两手按着腰带,“不过既然你们都说自己是李察,那么不妨先分个真假吧。”

  李察又扭头朝着房间深处看去,那边墙壁上悬挂着一副巨大的牛皮地图,几个人正站在地图面前指指点点。

  他们这会才很迟钝地意识到情况不对,转身试图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领主大人看到那头碎发辫就有种不祥预感,等目光触及正脸终于预感成真。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愣住了。

  “是你这货!”领主大人终于认出,这就是在露天酒馆里冒充冈瑟的那个黑大个,在他身后左右,还有“李察”跟“赫特”一个低眉臊眼、一个抬头望天。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