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封闭自我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场中其他人也是震惊这突出出现的状况,而小疯魔则是微微诧异后脸上露出惊喜神情。

  这小子,难不成又要创造奇迹!

  角落中本来打算走的蓝衣身影,在察觉到人群中突然之间的喧闹后也是停住了脚步,回过头又看向场中。

  难道这种败局,那小子还能翻盘……蓝衣身影眼神中露出一丝期待。

  而在场中的洪冲眼怔怔的看着此时露出黑色空洞眼神的云寻,不知怎么的洪冲在面对那样的眼神时,竟是感觉胆寒,这时云寻整个人的气质让他感觉与先前与他战斗的那个云寻截然不同。

  此时的云寻的浑身的气息,冰冷而不含一丝感情的感觉,仿佛是一块寒冰,那空洞黑色眼神中的幽蓝让他仿佛是将自己的心神吸引进去,洪冲突然感觉自己孤身置身于无底的深渊之中,周围都是白冽的寒冰尖刺。

  而此时洪冲的兽之铠仿佛是察觉到洪冲状态的不妙一般,自发的一股灼热的气息透过身体传送到洪冲的意识之中,那股气息的出现瞬间让洪冲为之清醒,抽身于仿佛陷入的那个冷冽世界。

  清醒的洪冲竟是不自觉的脸上冒出一股冷汗,再望向云寻便是惊觉的不再去看云寻的眼睛,身子也是迅速的抽离出去,此时的云寻并没有要一直抓住洪冲的打算。

  洪冲被抓住的脚被松开,洪冲自行的后退数米,警惕看向云寻,如临大敌。

  场中的众人也是一脸呆然的看着台上。

  这洪冲是怎么了!继续打啊!

  就算这小子醒了又怎么样,怎么感觉这洪冲反而是吓破了胆。

  周围的人都先前洪冲的表现议论纷纷,因为与先前洪冲不可一世的样子太不一样了。

  洪冲也是听到了周围人的议论,此时脸色也是不好看。

  刚才……刚才那是错觉吗……

  一个人怎么可能有那样的眼神!那种冰冷,那种眼神,比之凶兽更让人心惊。

  那小子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变化,仿佛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怎么可能……

  场下的小疯魔看着严阵以待的洪冲,再看向还没有任何动作的蓬头散发的云寻,不知怎么的他也是感觉此时云寻给他的感觉仿佛也是变得陌生了一般,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冰冷。

  云寻整个人的气质仿佛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个蓝衣身影的少年也是皱着眉,看着场中的情景变化,他的感知更加灵敏,在他的感知中,云寻此时不仅是气质的变化,甚至是全身的元气也是发生变化,在云寻身上他感知到一种冰冷,这种冰冷中石整个人气场,气质的变化,整个人身上的属性,修为等级也仿佛是归为零,变得模糊不清。

  这种变化……蓝衣身影皱着眉思考。

  而场中洪冲,作为直接面对着云寻的他,更能感觉到那种变化,因为对面的云寻整个的气机就锁定着他,他有种仿佛是被猎人盯住的感觉。

  怎么可能……刚才他还被我蹂躏的无法还手,一定是这小子在虚张声势,或者什么障眼法的手段,一定是这样。

  洪冲无法接受这前后云寻的变化,也是受不了自己此刻的表现。

  这算什么?我才是猎人才对!

  洪冲压抑住内心中的恐惧,打算解决掉这让他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洪冲大喝一声,身体升腾起赤红色元气,元气磅礴,一个元师五星的真正实力。

  接着手中元气凝聚,一玫赤红色元气球凝成,洪冲心中的警觉感觉,让洪冲决意先用远程去试探一下云寻的虚实。

  手中赤红色元气球脱手而出,三米,两米……

  元气球离云寻渐近,云寻还未有任何出手打算。

  洪冲面色一缓,看来先前那只是错觉而已……

  可是还不待洪冲自我安慰完,云寻的身影动了,接着众人只看见那赤红色元气球竟是穿过云寻先前所立的地方,直接打空,轰击在场外。

  什么!

  洪冲脸色大惊,心中的不好的直觉更加强烈。

  他人呢!

  洪冲惊慌失措,眼睛赶紧四处张望,却是看不到云寻的半点身影。

  而在这时只见人群中仿佛见鬼一样的表情指着洪冲,洪冲顿时胆寒心惊,仿佛是这时才感受到那股冰冷的气息在侵染着自己的身体。

  洪冲感觉到了那股气息离自己近在咫尺!

  洪冲冷汗直流,身体也仿佛被冻住一般僵硬,头部慢慢向后转去……

  只见一回头,洪冲渐渐地对上云寻那一双毫无感情的仿佛是野兽般的冰冷眼神。

  空洞而寒冷……

  洪冲仿佛是想张口说些什么,但是嘴唇刚微微颤动。

  接着是感觉到一股刺痛。

  接着洪冲整个人直接被轰飞,仿佛是倒飞的风筝一样轰然砸落在地上。

  仅仅是一击,洪冲便是感觉五脏六腑都被轰炸开了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是元士九星的人能够施展出来的力量……

  周围的观众也都是瞠目结舌。

  在石台洪冲落地的地方,还不待洪冲站起,云寻的身影又转瞬即至,接着洪冲的身影又是直接倒飞而出。

  接着砸落。

  再次被击飞!

  洪冲此番的情形像极了方才他蹂躏云寻时候的样子,只不过此时仿佛角色互换,而且洪冲受到的冲击更大。

  浑身血污,那兽甲铠都是布满血雾,仿佛都是要崩裂开,变得淡薄如透明,让人不禁想到,如果不是这洪冲有这兽甲铠,这洪冲的情形或许要比现在更为惨烈。

  场下众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仿佛是戏剧一般的场景。

  没有人会知道为何先前被蹂躏的奄奄一息的云寻为什么突然生龙活虎,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将战局扭转,而且此时所表现出来的战力,几乎就是一个大元师的修者才能具备的,毕竟是将一个元师五星的体修者按在地上摩擦。

  经受了无情攻击的洪冲现在几乎快不成人形,然而云寻还是没有停手的打算。

  洪冲躺在场中,任谁都已经能够看出此局之战,结果已出,尽管是那样的匪夷所思。

  然而云寻却是仿佛木偶一般到洪冲身上,接着一记记重拳继续轰打洪冲,洪冲鲜血飞溅,血染云寻衣衫,脸上,而云寻还是不知疲倦一般继续挥舞着拳头攻击已不知死活的洪冲,那般冷血的样子,让在场的看客都是从头到脚的心颤。

  因为是人都会有感情,不会如此血腥而不含感情的攻击一个人,可是云寻仿佛将洪冲仿佛不当做一个人在打,机械而不含感情的下手。

  再这样下去,洪冲必死无疑!

  住手!

  洪冲都已经败了,为何还要置人于死地!

  场下有人喊起,而云寻也是停下,眼神投向场下说话那人。

  那冰冷空洞的眼神一望向那人,那人瞬间是仿佛被地狱中的恶魔盯上一般,遍体生寒,仿佛自己的生死就掌握在云寻手中。

  那人竟是直接受不了云寻的眼神儿瘫倒下去,甚至众人是闻到了一股恶臭,竟是被吓尿了裤子。

  接着云寻的眼神扫向场下其他人,接触到云寻眼神的人都是如被恶魔盯上,胆战心惊,再无一人敢接触那股眼神,也再无一人出声。

  而此时的云寻见无异动,又专心的低头攻击洪冲,那般场景真是让在场下的都是感觉到恶心,心寒。

  而场下的小疯魔看到此时的云寻,最开始时就感觉不对劲,到得现在云寻所展现的完全与他认识的云寻不一样。

  而那洪冲看那样子已经是极其危险,已经是几乎就剩一口气的样子,再这样下去必死。

  而在学院之中切磋挑战是无生死的,绝对不能够在院中残杀同门,云寻若是在洪冲已经是失去战斗力和抵抗能力的情况下,云寻仍然杀掉他,那么云寻也是必会被学院绞杀的,最好的结果也是将被永远禁闭在学院之镇压之狱,那样云寻肯定就废了。

  身为云寻的朋友,小疯魔是绝对不希望云寻走上那一步的,虽然不知道云寻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都要去制止云寻!

  住手!

  住手!

  当小疯魔喊出这一句的时候,竟是没想到还有一道声音同时响起。

  只见在看台下的一处角落,一个蓝衣身影出现。

  待小疯魔看清那人的样子,不免也是诧异。

  龙魂者洛河!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也一直看着这场挑战赛。

  龙魂者洛河!他竟然出现在这里。

  龙魂者赶快制止那个疯子,洪冲都快被打死了。

  龙魂者的出现让很多人都是心里有了底气,都忍不住纷纷开口,毕竟龙魂者洛河可是金榜前十的存在,任由云寻本领通天也绝对不可能打的过龙魂者。

  洛河并没有在意周围的人,而是和小疯魔对视一眼,小疯魔心有领会,两者一起跳上了台上。

  云寻你怎么了,这可不是你,那人已经挑战失败了,这场挑战赛你已经赢了,停下吧。

  小疯魔还是试图唤醒云寻。

  而云寻看到两人上台,也是停下了手,目光扫向二人,二人接触到这股冰冷的眼神也是微微一惊。

  这不可能是云寻该出现的眼神……

  此时的云寻看向二人的眼神仿佛是看两个陌生人一样,仿佛不认识他俩。

  二人对视一眼也是感觉到情形的严重。

  此时的云寻说是完全失去了理智也是不为过,仿佛是一头野兽,只有残忍的杀意。

  云寻不再攻击洪冲,而是站起,面向小疯魔和洛河二人,竟想要以一敌二的态势。

  交给我吧!

  你趁机把洪冲救下,那人死了,这小子就真的也就完了,即使是他清醒过来……

  小疯魔听言应是,龙魂者比他实力要强很多,制服云寻他自己就能做到,眼下救下洪冲的性命是另一件重要的事。

  嗯!

  小疯魔应是。

  银魂者洛河身上涌起冰蓝色元气,隐隐一头冰龙在身上若隐若现……

  云寻眼神空洞,望着银魂者洛河,大战一触即发…

  爵魂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