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按部就班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在一处黑暗中,云寻在黑暗之中行走,脚下仿佛是水面,云寻的脚走在上面只是泛起一层层水波,身影却未坠落,云寻茫然而不知方向的走在这处空间之中,身子却是突然撞到了一块晶体上,云寻抬头望,这块晶体体型巨大,就在云寻撞到晶体之上时,整个黑暗空间突然明亮,云寻看清这块晶体的模样,一块巨大的白色晶体,云寻再环顾四周,发现这处空间还有着大大小小的晶体,这处空间很是熟悉,等等,这不正是云寻的神识空间,怎么会自主进入了,就在这时云寻眼前的白色晶体之中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和云寻一模一样的人,不过唯一的区别在于这人眼神黑暗空洞,仿佛是人偶一样。

  云寻不免惊异,在自己的神识空间之中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他都不了解的“人”,云寻靠近观看,就在这时,那人偶一样的云寻却是突然动了,而且异常疯乱,只见其突然拍打着神识晶体,面色狰狞。

  云寻被这突然间的变故吓得猛然一惊,他没想到这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竟是活着的还能动。

  只不过他似乎是被这神识晶体隔绝住,而出不来。

  你是谁?云寻不免发问。

  那人却是桀桀一笑,很是有些阴森的感觉。

  我是谁?呵呵。

  我还能是谁,我是你啊。

  你是我?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我。

  桀桀~

  我当然是你,你也是我,只不过……

  那云寻突然是凑紧神识晶体阴森森的说道。

  你是那个弱小的我!无能的我!而我才是真正的我!

  云寻被这云寻说的糊涂,只不过这种感觉很是怪异。

  我不太懂……

  不懂?呵呵,或许那四代老头没有完全的告诉你吧,我是你的另一个魂魄,我们是共生的,所以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只不过你是那个弱小的我,掺杂了太多没必要的感情,责任,弱小而谨慎,而我,是强大的,我剥离了感情,我有众多的力量之源,所以我才是我,而你是要被我吞噬同化的那个才对!

  什么?我的另一个魂魄,你是说你是我的另一魂。

  对。

  云寻突然是想起了四代曾经提起过,说云寻是什么罕见的双魂者,当时云寻还不以为意,并没有察觉到,而现在这个所谓的另一魂,竟然非常具体真实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不免让云寻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既然我们是一体的,那为什么你说要吞噬我。

  桀桀,以前我们确实是完全一体的,我的意识大都在沉睡之中,我甚至不能脱离你的魂体,但是因为一些力量,我们发生了变异,我可以从你的主导魂中被抽离出来,一点一点,那些力量让我拥有了现在的样子,到现在,我已经拥有可以和你争夺这具身体的实力。

  争夺……争夺我的身体……云寻更是心惊,这不就是自己以前所听说的夺舍,而且他是被另一个“自己”夺舍,这怎么听起来也像是天方夜谭。

  你说的是哪些力量让你可以抽离我的魂体而变成这样。

  云寻敏锐的这个自己刚刚所说的话。

  呵呵,等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身体还是你的,你还是本体对我的压制太强,但是~今天就是一个信号,只要你的意识陷入沉睡,我就能掌控身体。

  而且,呵呵~今后你肯定需要我的,一定需要我,那时候,每次我出现一次,身体对我排斥就会减弱,我这个魂体就会在身上之上留下我的烙印一次,一次一次,等我真正掌控身体,就吞噬掉你,成为完整的“我”。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但是既然知道了你的打算,那么我是不会需要你,让你出现的,云寻斩钉截铁的道。

  这另一个“自己”的出现,让云寻也是有了很深的危机感。

  呵呵是吗~不会需要我吗,这可说不定。

  今天的出现就是一个信号,我还会再出现的,今天如果不是那个老家伙,我本可以待更久的……

  老家伙?

  是谁?

  然而那个云寻并没有回答云寻,而是继续说道。

  我就是你的欲望之魂,我比你更强大,能操控更多的力量,你以后肯定会需要我的力量的~

  桀桀……而就在这时整块晶体突然变的黑暗,仿佛是在晶体的深处,突然是有一个绳索一样的尾巴,突然环住了那个“自己”。

  那个自己似乎十分痛苦,但还是病态般的笑着。

  你会需要我的~你一定会的……

  啊~那个云寻突然被那条尾巴卷走,但在黑暗的晶体之中依然传来凄厉的声音。

  你……一定会……找我的……声音慢慢的消失在了晶体之中。

  晶体也是慢慢的恢复平静,然而云寻的心里却是变得不平静了。

  刚才那个“自己”说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自己该如何应对,还有他所说的老家伙,是老龙吗?

  云寻此刻的心中充满了各种疑问。

  他说他掌控了自己的身体一段时间,难道是我陷入了沉睡,外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我要醒来……

  片刻之后,云寻的双眼缓缓的睁开……

  云寻张开眼看到的是一张床床顶,云寻转转眼球,看看四周,云寻好像是躺在了一张床上,云寻接着是打算撑起来,但是却是发现自己全身都没有任何的力气,甚至是一丝元气都无法调动。

  这是怎么回事……全身的力量呢,还有身体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各种痛楚从云寻的身体各处传来,云寻痛的直咧嘴,云寻赶快的探视自己的元气海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云寻的神识一探入,一看发现自己的神识海已经几近干涸,元气几乎被抽空,云寻赶紧去探视元气种子,元气种子是根基所在,若是元气种子也有损,那样无疑会对今后的修炼有着巨大的问题,甚至会影响境界的提升。

  云寻的神识探入元气种子,松了一口气,虽然元气海几近干涸,但是元气种子还有活气,在正常的运转,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元气种子上似乎是有一股温暖的而且极其精纯强大的元气在护佑温养着元气种子,云寻猜测正是这股元气才让自己的元气种子没有受影响。

  是谁呢?如此精纯强大的元气云寻从未见过。

  在这时,屋内传来脚步声。

  云寻转动着眼珠,极力望去,只见一身蓝色衣袍永远带着一丝寒意的龙魂者洛河出现在云寻的眼前。

  龙魂者……洛河。

  你终于醒了,现在感觉如何。洛河先开口道。

  嗯,醒了,但是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我的身体……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控制不了一丝的元气?

  之前发生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我只记得和洪冲战斗,然后身体被洪冲的兽铠的一些奇怪的气息侵入,接着自己的意识就变得非常混乱,暴躁,而且感觉意识被层层包裹,渐渐地失去知觉了……

  就这些?

  嗯。

  就没有其他的记忆?比如……你的暴走?

  暴走?什么暴走?

  洛河确定了云寻是不记得先前的战斗了,并且云寻的暴走似乎就是当云寻被洪冲的兽铠的本命天迷离了心智出现的,可是红缨灵角牛的天赋也只是能够让人紊乱心智,或者是迷惑,失去意识昏迷的情况,是不可能让云寻有先前那样的变化的。

  这中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洛河陷入沉思。

  那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洛河还是将后来的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云寻,这下轮到云寻震惊了。

  自己竟然吊打了洪冲,还把他打的半死,而且还在台上打算以一敌二对抗小疯魔和龙魂者洛河……

  这怎么可能……

  洪冲比他的实力强太多了,那样的情况下自己只是勉强应对,败局也是时间的问题,但是洛河现在告诉他,他吊打了洪冲,还和小疯魔还有龙魂者挑战,这是自己找死吗?自己还从蓝龙的八倍重力下逃脱出来,这也太难置信了,尽管云寻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但是有信心和有实力是两回事,自己现在决没有到达那样实力。

  云寻这时想起了,神识晶体中那个“自己”,难道是他做的?

  这样的力量……果然如那个“自己”所说吗?

  洛河看着云寻思索的神情开口问道。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究竟是什么让你拥有那样的力量?是秘法吗?

  云寻看着洛河,刚想要开口说那个“自己”的事,但是突然警觉,神识晶体,神识王冠的事是不能告诉别人的,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他与这洛河并没有多熟悉,也不了解,虽然可能也是救了他,但是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没,没什么,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洛河将信将疑的看着云寻,他感觉云寻似乎是没有说实话,刚想再开口。

  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只见一个蓝衣老人出现,面容并未多苍老,反而显得意气风发,一头白发有种世外仙人的清高与出尘感,面容上含笑走进来。

  怎么样,这小娃娃醒了吗,小洛。

  嗯,爷爷,他醒了。

  这老人走到云寻面前,看着云寻,云寻不知怎的,竟是感觉亲切,这老人竟让他感觉是自己家中的长者一般。

  这位老爷爷是?

  这位就是我们魂院的院长。

  云寻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平易近人含笑看着他的的老人,脑子突然一片空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