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沈追是何方神圣?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大夏宫城外,哪怕是已经过去一百天,此刻被九道残局阻挡的冒险者,仍旧是接近大半。

  不过此刻,在外面破解残局的冒险者们,都齐齐的听到了规则之音。

  “沈追?十六级大良造?这是什么意思。”许多冒险者都愣了愣,因为他们根本没听说过沈追这么一号人物,而且现在他们连里面是什么情况都不知晓,这道规则之音就显得无比突然。

  “规则之音回荡,唯有像第二关那般夺得重宝,才会公布,这沈追想必就是大夏宫城内第一个有所得之人。”

  “十六级大良造……我听闻大夏朝乃是二十一级官爵制,一次晋升官职就引来了规则之音,这官爵果然是第二关的重中之重啊。”

  “沈追,青年才俊榜连前一百都不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武安军,梁国的三大边军?”

  “不妙啊,得赶紧进去了。”

  “赶紧研究残局!”

  规则之音,给了外面冒险者们很大的压力。

  无论这里面发生了什么,这种置身事外的感觉,都让他们有一种紧迫感。

  一瞬间,许多原本冲着时空两道残局而去的强者,纷纷改变了想法,转而钻研更容易的七大本源残局。

  一时间,那无尽的城墙之外,再度出现了如同刚出现时的热闹场面,无数冒险者,纷纷争相破局。

  而第二关之内,这道规则之音引发的轰动就很大了。

  “什么?居然有人晋级到了十六级大良造!我的老天!”

  “这个沈追,到底是何方神圣,我、我才六级啊,整整高了我十级,这还是人吗?”

  “大夏朝官爵二十一级,从左庶长开始,地位权柄就越来越大,完全脱离了底层。这十六级的大良造,就已经算是半个高层了。半年时间都没有,就官至大良造,此人是要逆天啊!”

  “他娘的,沈追是不是杀了一头重伤垂死,无法动弹的尊者啊!这种功勋怎么会……”

  “连跳四级,平阳关,这是大型城池任务!原来还能这样玩吗?”

  “平阳光在哪座府城?我要去见见,沈追此人到底是否有三头六臂!”

  “府城?你想多了,这肯定是四大王城!”

  不认识沈追,惊叹纷纷,完全都被这一道规则之音给震慑住了。

  初来乍到的冒险者们,对这消息还不怎么感冒。

  而只要是在第二关中混迹个十来天以上的人,都明白这任务有多难做,各种稀奇古怪的意外,而且还被规则捆绑,束手束脚……

  突然来这么一道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

  越是高级官爵的人,就越能体会到这其中的难度。

  阳翟城中,一座右庶长府中。

  “沈追!居然是你!”夏风目呲欲裂,将手中的桌椅都生生的扣出一个手掌印来。

  而正在和夏风商议的孟成、罗舒白等人,也都是目瞪口呆,满脸震惊。

  “原来那日在万妖泽坑我的人,就是你这个贱民!”这些日子以来,夏风没少调查当初坑他们的人,可是四大王城隔得很远,而且任务繁重,此事后面就不了了之。

  “易容隐匿,伪装气息……”

  如今,听到沈追这个名字,夏风哪里还不明白,沈追和当初那个韩松,就是同一个人!

  因为沈追刚好就完全符合这些条件!不可能有第二个人。

  夏风只感觉到头皮发麻,十六级的大良造啊。

  他现在才是十级,中间差距,完全不可以道理计。

  当初沈追还只高他两级,而现在,却一下子高了六级!

  “夏兄,这个沈追,就是你提到过的那个神威将军沈追?”罗舒白问道。

  “正是他!”夏风咬牙,胸脯剧烈起伏着,眼中又惊又怒,还夹杂着一丝惧意。

  作为夏鸿的独子,他当然知道父亲在武安军中发生的一些事,其中被下人提到过最多次数名字的,就是这沈追。

  屡屡让梁王府吃亏,打击他父亲的威信,没想到,竟然在这秘境中碰上,而且还让他吃了这么大个亏。

  “十六级大良造,这、这功勋是怎么来得。难道这沈追作弊了?”

  “快,召集所有人回来,有要事相商!”

  …………

  纶城,一座公乘府中。

  “沈追,哈哈哈,是我沈兄弟!”林泽大笑着,在他的旁边,还有数名军人,都是三大边军的人,其中就包括蓝晨光与蒋天明。

  “什么,是神威将军?不会是重名吧?”蒋天明见林泽大笑,顿时惊疑不定。

  “蒋兄,事到如今也不用瞒你了。”蓝晨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感慨道。“沈兄弟在之前找我和林泽,只不过他再三嘱托不让我等透漏消息出去。以沈兄在慈云世界的破局表现,恐怕除了他之外,无人能够做到。这秘境中,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神威将军真乃妖孽也!”蒋天明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得这么感慨一句。

  “十六级的大良造,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我纶城。”蓝晨光笑道。“传令下去,打听平阳关所在,一旦有消息,立刻回来禀报。”

  “是。”

  …………

  “我刚到十三级的左更大夫,沈大哥就成大良造了?”阳翟城中,王靖文背负长剑,从少府中走出来。“平阳关任务内容到底是什么……唔,有空得去问问沈大哥。”

  …………

  “是他,师父要找的人,竟然被我遇到过?”荒野上,一处熔岩上空,柳依依收起手中的束带,遥望某个方向。

  这一刻,整个第二关秘境,数万冒险者们,无论身处何地,都完全沸腾了。

  一道道消息,开始传往十二府城和王城。

  他们都想弄清楚,沈追到底是怎么晋升的。

  有些人,则是起了借势而上的心思。

  一时间,整个秘境中,都是关于沈追的传闻。

  …………

  平阳关中。

  沈追等了半天,没等到商丘城的奖励,却先等来了规则之音,这很奇怪。

  从进入大夏宫城起,这还是首次出现规则之音。哪怕是斩杀应龙那一次,都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大人、大人,刚才大人可是听到了规则之音?”一个皮肤白皙的青年匆匆的跑了进来。

  此人名为碧赢,万千冒险者之一,原本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簪袅。

  运气也不怎么地,进入第二关之后,没有出现在商丘城内,而是随机被扔到了城郭区域,一连七八天,都没有接到什么像样的任务。一直到无意中进入平阳关,到了右庶长张亮麾下,这才稍有起色,成了一名五级的士大夫。

  沈追在兵分两路的策略时,一路由右庶长张亮带领,张亮贪功冒进,强征民兵,这个家伙也恰好被右庶长张亮给临时征调了过去,莫名其妙的参与到了这种大型任务中。

  原本还欣喜自己时来运转的碧赢,结果一开始就因为张亮的缘故,遭遇了关山岭大败,差点连小命都丢了。

  不过这个家伙倒也是个胆大心细的,在主将身死,连任务都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情况,居然还继续跟着张亮且战且退。

  由于麾下的士官死伤惨重,原本碧赢一个小小的簪袅,居然被破格提拔成了六级的公大夫!

  在斩掉张亮之后,沈追清点人马的时候,便发现此人冒险者的身份。碧赢倒也机灵,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立马就表示自己愿意跟着沈追干。

  看到这个家伙居然有这种狗屎运,第一任务失败的情况下居然博得转机,连跳数级。沈追便将碧赢收入了自己麾下。

  一来,碧赢这个名字很吉利,二来,沈追也需要收拢后进来的冒险者,既然有缘,沈追便命令碧赢在左庶长王益手下继续奋战,参与了围剿高山匪的战役。

  一来二去,二十天内,碧赢已经从三级的簪袅,成为了九级的五大夫!

  除此之外,因为沈追发动坚壁清野调令,在平阳关内还有十二名冒险者,也都因此,自动的成了沈追的手下。

  论战力,这其中或许还有比碧赢更强的,不过这家伙很聪明,在其他人还放不下身段的时候,碧赢就早早的向同为冒险者的沈追表示了投诚之意,很自发的明确了主从之位。

  所以现在,平阳关内的官府,也就这碧赢有资格能够留在其中,其余十二名冒险者,都还在外城混着。

  “碧赢,你也听到了?”沈追问道。

  “是的大人,规则之音在报完您成为大良造之后,属下也接到了圣言令中,有关自己的任务奖励提示。”碧赢回答道。

  “哦?那你可否知晓本官得到了什么奖励?”

  “属下不知。”碧赢摇了摇头。

  “嗯。”沈追点了点头,看来规则之音只是通报了官爵晋级和所完成的任务,至于奖励,则仍旧属于秘密,只有本人知晓。

  顿了顿,沈追问道:“碧赢,你如何看待此事。”

  碧赢沉吟片刻道:“大人,这规则之音出现,有好有坏。”

  “哦?说说。”沈追淡淡道。

  “是。”碧赢道:“规则之音其坏,坏在将大人推到了明面上来。”

  “如今第二关中,冒险者的官爵,远远不及大人万一,以大人现在的地位,没有任何一个冒险者能够与您相抗衡。”

  “远在其余三座王城的人还稍微好一点,可在商丘城中的冒险者,随着时间推移,总会不可避免的遇到大人。”

  “按照大夏朝的规矩,大人为大良造,可任意或罢免提升十一级以下的官员。并且可以命令任何低于自己官职的人。”

  “一旦有利益冲突,任何人都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大人站在一边,投靠大人;要么永无出头之日,甚至有性命之忧。”

  “规则之音的暴露,让大人失去了徐徐图之的选择,也让大人成为了众矢之的,因为大人是最大的威胁。”

  沈追不置可否,挥了挥手,示意碧赢继续往下说。

  碧赢拱了拱手,笑道:“规则之音虽坏,不过属下却认为好处大于坏处。”

  “首先,就是名气。”

  “相信今天过后,无论是进没进来的冒险者,必然都听到过大人的名字,是真正的名传天下,人尽皆知。”

  “名气看似虚之,实则拥有巨大的作用。”

  “梁王府为何能够在城外迅速拉拢几万人的队伍?学子联盟的四大斋主为何能够拥有这么大号召力?都因为他们本身就有很大的名气,所以大旗一竖,就能够迅速在秘境中形成一股势力。”

  “大人先前名气不显,就算是想要拉拢人手,恐怕效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然而这一道规则之音,却是帮大人扬名,让大人拥有了和梁王府、学宫联盟、天策府、水灵宫领头者同等层次的名气。”

  “在这秘境中,属下以为大人的号召力,还要更甚于那几人!”

  “属下以为,此刻正是大人迅速吸纳冒险者,扩大自己势力及地盘的时候。

  大人有发布任务之权,又有平阳关这种完全自治的地盘,天然根基就比别人更强,属下以为只要大人公开招揽,来投者必不在少数。

  如此,既可以令大人的力量扩张,也等于变相的削弱了那些大势力的实力,一步步累积,永远可以保持着这个优势,直到秘境结束。”

  “若是晚了,等时间推移,人越来越多,官爵整体提升,而其余大势力都站稳了脚跟……大人恐怕就难以保持如此大的位阶优势了,那时号召力也会慢慢减弱。”

  “大人,这就是属下的建议。”碧赢拱了拱手,站直了身子,便不再说话。

  沈追坐在主位上,眼中光芒闪烁。

  碧赢的这一番话,算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去了。

  官爵的差距,越到后面,是会越来越小的。

  他不可能一直保持这种巨大的领先,因为,总共就二十一级的官级。

  如何将官爵变为真正的优势,这是沈追一早就开始考虑的问题。

  而笼络那些后进来的冒险者,本就是沈追计划的一部分。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冒险者的作用,在这一关里,很大。

  就拿平阳关任务来说,如果沈追当初麾下的右庶长是碧赢担任,绝对不会出现贪功冒进这种事情。

  那种类似于‘支线任务’的触发,好坏参半,而如果是真文人族自主进行下去,那多半就是往坏的方向发展。

  对于领导者来讲,这种不确定的‘意外’,是需要极力避免的。

  而且冒险者越多,沈追所花费的心力就要小一些,因为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那就是任务完成之后的功勋。

  “碧赢。”沈追微笑的开口道。“本官现在提拔你为十级的右庶长,前往商丘城替本官招兵买马。”

  “告诉他们,本官不缺高级任务,他们能够在上官那接的最高任务,本官这里都能提高一级,如果愿意签订契约真心效力,本官保证,任何人都能在这秘境中获得大量宝物!”

  “是!属下多谢大人!”碧赢面露喜色。“我这就出发。”

  “去吧。”沈追微微一笑,目送着碧赢出门。

  现在雪球已经形成了,而且他沈追这颗雪球,是远远超过秘境中任何冒险者的一颗巨大雪球。

  沈追很期待,它最后能够滚到哪一步,又能达到什么程度。

  圣言令微微发烫,沈追心念一动,却抬头看见了子廑那张黑黝黝的脸庞。

  “大人,大庶长秦山派来的特使到了。”

  “哦?快,跟我出去迎接。”沈追连忙起身。

  他成为大良造的奖励,终于到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